為每個人而創造

雖然沒有人能從Snøhetta 而來,
但它是一個所有人都可以前往的地方。

Snøhetta 這個名字由挪威語的雪(snø)和帽(hetta)組成, 意思是「長年披上雪帽的山脈」。在每個挪威人的心中,這座美麗的雪山都保有獨特的位置。1989 年於奧斯陸成立的Snøhetta 建築事務所,以創造能夠連結不同人的開放空間為願景。他們認為建築創作不只是建築師的專業領域,而是所有相關的人聚集一起,共同創造出來的新事物。對Snøhetta 而言,建築物如果能夠保持開放性,在設計過程中思考意義和脈絡,就能夠為世界各地的社群帶來確實的改變。

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塑造了我們設計的空間
以及我們的運作方式。

31°12'32.7"N 29°54'33.1"E 新亞歷山大圖書館 - 埃及亞歷山大

創造一道開放的風景

每間建築事務所都有自己的創作哲學。有些建築師希望創造出最宏偉的建築,亦有另一類建築師在美學上追求創新變革。Snøhetta 的獨特之處,在於他們對於「開放性」的重視。他們從不以自身出發,認為一棟建築物該有某種固定的模樣。Snøhetta 善於將故事和脈絡編織進建築物的設計中。位於挪威海岸的奧斯陸歌劇院,看起來就像一塊巨大的浮冰。它同時是都巿更新的重要部份,將傳統工業的海岸轉變為一個公共空間。另一座位於挪威南端的Under,是歐洲第一間海底餐廳。建築物的下半部沉浸於海底,成為一座以水泥造成的人工珊瑚。隨著時間過去,整座建築物融入海岸的風景中。走進由Snøhetta 設計的建築物,會感受到一種開放性,與環境進行著確實的對話與交流。

對Snøhetta 而言,社群關係得以建立,是基於能夠共同分享的經驗,而建築物就是構築這種經驗的場所。思考三藩巿現代藝術館的擴館計劃時,他們就認為當代藝術館不再單純是收藏藝術品的地方,而是一個主動參與、改變當地社區的空間。透過增加三倍展覽空間、擴展免費展覽廳和戶外公共空間,三藩巿現代藝術館成為了一個推動都巿人相遇的場所。Snøhetta 在奧斯陸、紐約、三藩巿、香港、巴黎和斯德哥爾摩等城市也開設了工作室。它們同樣以一張長檯為工作室的核心。這張長檯可以用作日常會議、討論工作,也能夠進行社交活動和共同進餐。這張長檯反映了Snøhetta 的核心價值:彈性、透明,最後也是最重要的:平等。Snøhetta 相信只要創造出開放的空間,人們自然會認為自己是群體的一部份,進而對地方產生親密的情感。

58°02'27.0"N 7°09'16.5"E Under - 挪威里訥斯訥斯

為了拉近人與自然的距離,
我們將社交場所延伸至建築物外,
進一步融合室內和戶外空間。

37°47'09.6"N 122°24'03.6"W 三藩市現代藝術博物館 - 美國三藩市

關於未來的建築,
Snøhetta 想說的是……

未來的建築物會長成什麼樣子呢?人類居住的場所一直隨著環境的改變和對世界的認識而變化。在21世紀,世界各地的城市也面對著近似的挑戰。建築如何能夠以設計回應當代的世界環境呢?

首先,最重要的是建築物的可持續性。設計未來的建築物時,須要考慮使用的物料是否能夠循環再造、如何提昇能源效益,在使用更少的資源同時保持環境的舒適。在全球氣候問題成為共識前,Snøhetta 就認為建築物應該能夠令人與環境和諧共處。以Snøhetta 首個於香港創作的建築計劃AIRSIDE 為例,無論是建築物料、景觀設計、或是公共空間的塑造,都以可持續性為原則,營造了一種與自然融和的氣氛。其次,未來的空間不會再截然劃分成「公共」和「私人」,而是一個平衡、連續的整體。在過去的城市,商業、居住、交通場所是割裂的,難以找到一個可以安靜坐下來的地方。觀察香港獨特的環境後,Snøhetta 設計AIRSIDE 時並沒有以門、牆和樓層將零售、辦公室和公共空間劃分,而是透過巧妙地融和不同單位,構築了一個追求生活平衡的場所。此外,AIRSIDE 的設計亦使用了大量景觀元素。透過開創綠化的開放空間,建立一個相互依存,具有環保意識的社區。

每座建築物都有一套只屬於它的語言。設計AIRSIDE 時,Snøhetta 思考的是未來的生活方式。在這個場所中,每個人都能夠與自己、社會和更廣闊的世界和諧共處。在彼此相遇中,共同思考未來的可能性。促使個人與環境對話,令人反思一直以來的生活方式,這就是一座建築物能夠為社區帶來的最大意義。

22°19'50.1"N 114°11'58.4"E AIRSIDE - 香港
Snøhetta 於1989 年在挪威成立,是國際的建築及設計事務所,專注於建築、景觀建築、室內建築、產品和平面設計。

分享